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3(1/2)
夫君狠霸道:天价傻妃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昨天晚上丑时到寅时,不正是她误入那人的房间,强了那个男人的时间吗?

  难道是他?楚童突然感觉到一阵惊寒。

  当然,这事由太后出面,打着九玉簪丢失的名堂,相必那个时间段也不是秘密,誉王知道这个时间也不能百分百的就肯定是他。

  “民女一直在房间睡觉。”楚颜最先反应过来,连连回答,虽然惊疑,倒还算冷静。

  “民女也一直在房间睡觉。”楚玉也跟着回答。

  “楚三小姐呢?”誉王的眸子望向楚童,笑意似更浓了几分。

  楚童知道,此刻他是想要诈她,是想从她的反应中发现什么。

  想诈她,怕是没那么容易。

  楚童抬眸,望向他,一双眼睛眨了又眨,似乎认真的端详了一会,然后用力的摆着手,“丑?丑?不丑,不丑。”

  誉王微愣了一下,唇角一惯的笑意似乎也略略的僵了一下,这女人?!

  “噗,哈哈哈、、、、、”宁王直接笑喷了,“二皇兄,她就是一个傻子,你问她这么深奥的问题,她怎么可能听的懂,哈哈哈、、、、”

  大厅中陆续响起几道嘲笑声。

  “回誉王殿下,昨天晚上民女跟三妹住在同一个房间,丑时到寅时三妹一直在房间睡觉,院中一直有侍卫巡逻,想必也能证明这一点。”楚颜眉头轻蹙,随即出声解释着。

  靖王雕刻般的眉角几不可见的轻动了一下。

  柳如倾阴冷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惊疑,誉王说的那个时间,正好就是她在湖边发现楚童给楚童下药的时间,但是后来,她突然被人打晕的,当时太黑,她隐约的看到好像是楚童打晕了她,但是楚童是傻子,根本不可能,不可能。

  那么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然,柳如倾不敢说她在那个时间见过楚童。

  “行了,都回去吧。”太后似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众人这才再次转身,纷纷出了大厅。

  出了大厅,楚童自然是紧跟着楚颜回了房间。

  回到原先楚童的房间,等到楚颜带着楚玉离开后,楚童总算安静了下来,开始慢慢梳理着所有的事情。

  很显然她是穿越了,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朝代。

  这个朝代恰好有一个与她同名同姓而且长相一样的女人。

  有一点她可以肯定,她绝对是本人,因为身上的纹身不可能有假。

  但是,她身上的伤疤为何不见了?

  而且这纹身看起来,完全就是刚纹上去的。

  她记的很清楚,这纹身是她满十八岁生日时,言九给她纹的。

  楚童眸子突然圆睁,想到了一种可能。

  难道她不但穿越了,而且还变回到十八岁?

  若是那样,她先前给那个男人的戒指会不会也是十八岁时戴的那枚?!

  十八岁她戴的那枚戒指是言九送她的生日礼物,而且言九在上面刻了字,刻了她的名字、、、、、、、

  楚童只感觉自己似乎突然掉进了千年冰窟中,一时间,从头冰到脚,连心底都是冰的,不见半点温度。

  原本刚刚在大厅中,以她的表现,再加上冬月的‘证明’,应该可以暂时的蒙混过关了。

  但是,若是她给他的是刻了字的戒指,一切的一切就白费了,而且想必她会死的更快。

  现在只能祈祷,她昨天晚上给那个男人的戒指不是十八岁戴的刻有名字的那枚。

  只是,上天真的能够听到她的祈祷吗?!

  她现在还有一个疑问,那就是以前的楚童到哪儿去了?

  “主子,都已经查过了,昨天晚上丑时到寅时,离开房间的就只有柳小姐,有侍卫发现丑时柳小姐出了房间,侍卫当时还特意问了,柳小姐说是出恭,只是,去的时间有些长,回来的时候已近寅时。”昏暗的房间内,黑衣男子低头,垂眸,恭敬的禀报着。

  站在前方的男子不曾出声,亦不见任何动静,只是一双冷眸微微眯起,柳如倾?不可能,她没有那个胆。

  他本就受了伤,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伤更重了,现在因为上的药特殊,不能被阳光照晒到,所以,此刻整个房间的窗口都用特殊的东西遮住。

  “昨天晚上,刘侍卫从子时起到寅时一直都在楚小姐附近的院子巡逻,从丑时到寅时并未见任何人出来。”黑衣人见主子没有出声,再次恭敬的禀报着。

  因为猜不到主子的心思,心中没底,说话的声音也低了几分。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并不知道,因为,昨天晚上主子并没有留人守夜,也没有安排人守护,至于主子到底想要找什么人,他也不清楚。

  但是跟了主子这么多年,主子的意思,他还是多多少少能猜出一些,主子分明是怀疑楚家三小姐。

  只是楚家三小姐明明就是一个傻子,主子到底在怀疑什么?

  站在前面的男子仍就不动不语,昏暗中沉星般的眸子深不见底,不知道在想什么。

  “行宫的玉姑姑昨天晚上就住在楚小姐的隔壁,亦没发觉任何异样,玉姑姑是习武之人,若有动静,不可能瞒的过她,除非那人的武功胜过玉姑姑。”黑衣人暗暗呼了一口气,硬着头皮继续说道,主子如此沉默,一言不发,到底是什么意思?

  静立的男子手指微动,拇指与食指间捏着一枚东西,有一下无一下的蹭着。

  只是,下一刻,他的动作却突然停住,停在那枚东西的内侧的某一点静止,然后指尖微微用力压下,缓缓滑过。

  他的唇角一点一点慢慢勾起,没有想到,这个东西上竟然刻了字,至于什么字,他不用看,仅凭他手指的判断就不会错。

  好,很好,他倒要看看,这一次,她要如何逃?

  “主子,属下再去查。”黑衣男人一时间感觉到整个房间的温度突然遽低,身子都似要冻僵。

  “不必了。”男子终于出声,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一句话却将他那狂妄霸道的气息瞬间张扬到极致,一瞬间,整个房间内都让人透不过气来。

  他的声音中并不带太多的情绪,却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的惊恐,从心底深处的害怕。

  黑衣人惊的倒抽了一口气,他跟随了主子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主子,此刻的主子看似乎平静,却是真的让人害怕。

  此刻主子说不必了,绝对不是此事做罢的意思,只怕是心中已经有了答案,知道那人是谁了。

  他有一百个的理由相信,等主子抓到那人,那人的下场绝对很惨,很惨,而更残酷的是,看现在的情况,主子怕是很快就能找到那人了。

  楚!一个楚字!

  京城姓楚的并不多,这次来行宫的就只有楚家三姐妹。

  楚颜、楚玉都不可能,那就只剩下、、、、、、

  只是,若真是她,为何冬月检查过后却没有任何发现?他明明清楚的摸到她腰上的痕迹,而且可以确定那是刻上去的,不可能轻易消去,更何况,从事情发生到她去大厅时间并不长,那么短的时间里,消去那种刻在肌肤上的痕迹根本不可能。

  如月跟在太后身边多年,做事谨慎,她如何瞒的过如月?

  “主子,您刚用了药,古先生说,两个时辰内不能见阳光。”黑衣男人看他身子微转了方向,似乎要出去,惊的脸色微变。

  男子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