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全文结局(1/2)
旧爱契约,首席的夺爱新娘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全文结局    深粉色的玫瑰,娇艳欲滴,被满天星的簇拥着。

  伍媚接过捧花,抬起头,紧盯着男人完美的容颜,过往的一切,纷至沓来。

  其实没必要再回忆那些无聊的回忆,可它们就是能在不经意间再次钻进心窝,教人感慨万千。

  曾经做梦都想嫁给霍司爵,曾经以为做梦都不可能实现的愿望,现在真的实现了。

  是很美好的一件事,这种美好像吃一块芝士蛋糕,甜蜜之中,透着淡淡的酸。

  杏眸里氤氲出伤感的水雾,霍司爵蓦地捧住她的脸,企图将她的思绪拉回,不忍再看到她陷入那些悲伤的回忆里。即使,那些回忆磨灭不去。

  “伍儿……不许再想,也不许感动到流泪。今后,你可以对我撒娇、任性,但是,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的眼泪。”霍司爵柔和的声音像暖风拂面。

  他粗粝的双手捧着她光滑如凝脂的脸颊,被他捧着的感觉,温暖动人。

  “嗯!”她重重地答应。

  霍司爵莞尔,男人深眸里的温柔在瞬间敛去,被灼热取代。

  手里的玫瑰花被他猛地拿开,随后,男人长臂往后一挥,那捧娇艳欲滴的玫瑰在偌大的套房里抛物线式地运动,最后洒落在华贵的羊绒地毯上。

  后腰被他猛地扣住,男人宽厚的大手捧住她的背,低下头,便是一个热烈而激情的热吻。

  男人强势地像狂风暴雨,将她禁锢在他的怀抱里,那狂野的吻,如一头被囚禁太久的野.兽,倾闸而出。

  她无助地任由他予取予求,感受到了他的强烈渴望,以女人的温柔,抚摸.他的健硕身躯,回吻他。

  后背抵上冰冷坚硬的乳白色三角钢琴,他松开她,三两下将西服外套,羊绒马甲背心褪.下,扯掉湛蓝色的领带,随手丢在地上,修长的手指熟练地扯下几颗纽扣,而后,将衬衫袖口的袖扣丢掉。

  伍媚咽着口水,将霍司爵的这一系列性.感动作看在眼里,而他那双饱含情.欲的深眸一直紧紧地盯着自己看,像在盯着小猎物。

  双颊潮.红一片,白.皙细嫩的脖颈荡漾出迷人的粉红色。

  男人上前一步,双手扣着她纤细的腰.肢,铁臂用力,往上一提,她便坐在了白色钢琴琴盖上。

  伍媚当然知道,接下来即将发生什么,即将如何地被他吃干抹净,折磨地直到筋疲力竭!

  禁欲一年多的霍司爵,此刻再也无法忍耐了,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鸣,双手再次要捧住她的脸。

  “stop!”伍媚大声喊停,男人的动作瞬间僵住,像个被她操控的机器人。

  “why?”没好气地问,满脸苦恼。

  伍媚立即从钢琴上下来,贝齿咬着下唇,双眼里流露出悲伤的神色,“我胸口的伤好像又疼了……”她低着头,愧疚地说。

  霍司爵瞬间犹如被浇了一盆冷水!

  不过,到底是不会勉强她,不顾她的感受的,怕她那只刚做过手术的胸因为欢.爱的刺激,发生什么反作用。

  “ok,我们今晚不做,你先进去卧室洗澡,我喝杯酒。”霍司爵极力压抑心里的酸涩和暴躁,对她耐心地说。

  对于霍司爵的妥协,伍媚十分感动。

  看着他走去了酒柜边,她狡黠地微笑,走去玄关处,将散落在地上的购物袋一一捡起。

  幸好这些没被他发现,伍媚暗暗呼了口气,朝着卧室飞奔而去。

  求.欢失败的霍先生悻悻然地坐在小型吧台前的高脚椅上,闷闷地喝着威士忌。客厅中央,偌大的水晶吊灯流光溢彩,地上散落着玫瑰花,可惜了他的一番精心准备了,可惜了这良辰美景了!

  霍司爵暗暗苦笑,又喝了口酒。

  为心里的郁闷而气恼。

  伍媚快速地洗了澡,裹着浴袍,看着大.床上摆放的各种款式的情趣内衣,一时间不知穿哪一套好。

  黑色皮衣皮短裤,皮手套。

  黑色蕾丝透视睡裙。

  火红色吊带蕾丝短裙。

  蓝白色水手服。

  ……

  正思忖着,手机响了,是微信发出的声音,有个叫lily昵称的女人要加她,这个名字,自然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鬼使神差地接受了。

  对方第一时间发来了一条信息,全部是英文,伍媚看得懂。

  lily说:amy,我知道你和john相识多年,你们还有两个孩子。但是,这并不代表你是最适合他的那个人。这一年多,我们朝夕相处,我在他的事业上给予他很多的帮助,也是他很好的私人助理。他的饮食起居都是我照顾的。没错,他现在去找你了,你有没有想过,他是出于责任才跟你在一起,并不是爱!

  伍媚看着黎黎发来的微信信息,没觉得难过,但是有点恶心,像吞了一只苍蝇。

  自己的所有物,被别的女人陪伴了一年多,她心里很不舒服,很生霍司爵的气,虽然,这个臭男人并没对lily产生任何情愫。

  她相信霍司爵对她是忠贞的。

  伍媚边想着边回复,努力保持镇定,不想被这个女人干扰。

  amy:亲爱的lily小姐,十分感谢你这一年多尽责尽力地帮助john,作为他的妻子,我很感激你。oh,忘了告诉你了,我和他今天刚登记结婚了。情.人节快乐!

  伍媚发完这一条,没等lily回复,就关掉了手机。

  这个黎黎在知道他们已经结婚了之后,应该不会再对霍司爵有所企图了吧?

  伍媚暗忖。

  心里气的是霍司爵,竟然会招到烂桃花。

  印象中,他虽然英俊优秀,但性格冷,而且很少参加社交应酬,能够接近他的女性并不多,即使能接近,以他那冷酷的性子,没女人能坚持得了三天。

  这么看来,这一年多的霍司爵肯定是改变了,人更随和,更接地气了。

  所以,他才让这个lily如此迷恋。

  伍媚越想越气,明明知道霍司爵对这个lily一点非分之想都没有。

  女人的占有欲啊……

  霍司爵喝了四杯酒,还想继续,意识到喝得有点多了,立即停止。

  有什么好郁闷的,再熬几天咯,她的健康最重要。

  ————

  霍司爵推开卧室的门,房间里一片幽暗,他挑眉,“伍儿?老婆?”

  “别动!”

  双眼突然被人从后面蒙住,她的声音传来,霍司爵莞尔,这女人,闹什么呢……

  “把双手举起来!”伍媚大声地说,霍司爵更加疑惑,不禁,缓缓地举起双手,呈投降姿势。

  “搞什么!”他沉声问,嘴角勾着宠溺的笑,很是好奇她想做什么。

  “闭着眼!不许睁开!也不许放下双手,听到了没?”伍媚大声命令,凶巴巴的语气,霍司爵更加好奇,而没有一点点的畏惧。

  很是期待这小女人想跟他玩什么游戏。

  她比他要小好几岁,最近发现她越来越顽皮,快跟酒酒差不多了。

  他当5、7、9都是他的小孩。

  当然,最宠的还是5儿。

  她的双手离开,他谨遵她的吩咐,没有睁开双眼,而后,双眼被什么东西蒙住了,紧绷的感觉,后脑勺上像有松紧带。

  伍媚拽着他,朝着酒店配有的四柱大.床走去,双眼失去了光线,霍司爵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里。

  “坐下,这是床。”伍媚将他带到床边,叫他坐下,霍司爵缓缓坐下。

  “你究竟在搞什么?我是不是得罪你了?”霍司爵到底是有点忐忑的,不安地问,伸手就要扯掉眼罩,被伍媚阻止,将他猛地推倒在床.上,她的身体压在了他的身上!

  双手攫住他的双手手腕,压在床.上,女人的娇.躯紧紧贴合着男人的胸膛。

  “霍先生,你在心虚什么呢?”伍媚小声地说,声音柔柔的,却透着一丝让霍司爵揣测不明的意味。

  她究竟怎么了?

  伍媚的身子缓缓上移,来到他的脸上,张口咬住了眼罩边缘,一点一点地,将眼罩扯下。

  像小狗咬东西。

  霍司爵双眼在感受到迷蒙的光源时,不适应地用力眨了几下,才看清楚房间的天花板吊顶,垂眸,看到了伍媚那张精致动人的脸蛋。她的头发全部都扎起来了,没有一丝碎发。

  往下,是修长的脖颈,脖子上系着黑色的蕾丝,蕾丝上是一朵黑色的花。

  再往下,他就看不见了,因为身体被她压着,双手被束缚着。

  伍媚缓缓起身,“你的双手别乱动!”她沉声命令,下了床,霍司爵连忙坐了起来。

  明亮的豪华卧室里,小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皮质短裙,一双黑色高跟皮鞋。

  那皮质短裙下摆勉强包裹了她的翘.臀,衣料紧贴着她的曲线,抹胸的设计,露出她后背性.感的肩胛骨,像一对小翅膀。

  “伍儿……”

  看着伍媚的背影,坐在深红色绸缎大.床边缘 的霍司爵,声音粗噶,哑声喊。

  伍媚站在不远处,缓缓转身。

  霍司
为您推荐